推廣 熱搜:

淡淡地‘嗯’了一聲,垂下眉宇,從筆袋里重新取出了一只筆,低頭寫字

   日期:2020-06-15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下一秒,江城磁性清冷的聲音響起:不是要借筆嗎?不疾不徐的低沉嗓音,在九月的教室里飄蕩,冷淡中透著絲絲溫柔,聽得人耳膜酥
   下一秒,江城磁性清冷的聲音響起:“不是要借筆嗎?”

    不疾不徐的低沉嗓音,在九月的教室里飄蕩,冷淡中透著絲絲溫柔,聽得人耳膜酥麻。

    一陣微熱的風從窗外來,吹動向微兩鬢的碎發。不知為何,她的心顫了一下。

    向微轉過身,對上江城深邃的黑眸。

    這還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他。他今天穿著白色襯衫,紐扣開到第二顆,袖口挽到手肘處,看起來干凈帥氣,一雙眼眸微微瞇起,眉宇斜飛,嘴角勾著似笑非笑的弧度,玩世不恭的神態之中,伴著渾然天成的優雅,像個叛逆的王者。

    不得不承認,江城的外貌和氣質確實無可挑剔,幾近完美。難怪那么多女生對他芳心暗許。

    “嗯。要的。”向微點頭,心想,他拉住她,是愿意借筆給她的意思?

    一旁的圍觀群眾的心中也有著同樣的疑惑,暗暗揣測,莫非城哥也終究難過美人關?

    不,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——

    不近女色的城哥竟然主動拉了向微的胳膊!

    主、動!

    這還是他們第二次見到城哥和女生有肢體接觸。上一次是高一剛開學時,校廣播站的女生來邀請城哥加入播音組被拒絕后,拉著他的衣角撒嬌,結果被他用書當場拍落了。

    是的,用書。他那時嫌棄的表情和語氣眾人至今歷歷在目。

    “我們還沒有熟到能夠碰觸彼此的程度。”

    他當時是這樣說的。

    然而現在——

    他和向微很熟嗎?

    熟到可以直接上手抓人家姑娘的胳膊的程度了?

    江城和向微不熟,這是二一班所有人都知道的事。

    是以當吃瓜群眾看到江城將那支黑色鋼筆蓋上筆蓋,遞給向微時,嘴里的瓜都驚掉了。

    向微也沒料到江城會如此爽快,怔了半秒才伸手去接,喪到底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。

    她今天原本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向江城借筆,沒想到竟然真的借到了。

    其實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,她和江城都沒有什么交情。她之所以想要他的筆,是因為重生后的她,能夠聽到筆說話了。

    沒錯,她重生了。

    上一世的她,由于成績太差,在高二上學期結束時,在繼妹的陷害下,被父親和繼母逼迫退學,并被安排嫁人。她不愿屈從,在校門口與父親發生爭執,意外被失控的貨車撞飛。

    再度醒來時,時間便回到了高二剛開學的時候,也就是一周前。同時她還擁有了能夠聽到筆說話這一金手指。

    起初她覺得這個金手指沒什么用,她的筆跟她一樣在學業上是個渣渣,幫不了她什么。

    琢磨了一小會兒之后,她忽然轉過彎來了,她的筆雖然是渣渣,但是——

    有人的筆不渣!

    比如南城一中無人能與之匹敵的頂級學霸江城……

    學霸的筆,一定很會做題吧?

    如果能夠擁有江城的筆的話,那么考試什么的,還用愁嗎?

    只是……江城這個人,一向不愛搭理女生,可以說是水火不侵、油鹽不進,是以她糾結了好幾天才來借筆。

    沒想到……

    一戰告捷。

    江城……比想象中要和善。

    收回思緒,向微看著手中的筆,仿佛已經看到自己憑借學霸的筆一路開掛,制霸南城一中,走上人生巔峰的畫面了,心中激動不已。

    “謝謝你。”她強壓著內心的雀躍,彎起眉眼,沖江城揚起一個無比燦爛的笑。

    他卻只淡淡地‘嗯’了一聲,垂下眉宇,從筆袋里重新取出了一只筆,低頭寫字。

    那姿態仿佛在說——你確實應該謝謝我。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果然很高冷。

    不過……無所謂啦。反正她看上的是他的筆,又不是他的人。
 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利用猴子来赚钱 小码和双是哪些数字 炒股入门与技巧k线图 体彩排列七 极速赛车彩票平台 双彩开奖走势图今晚 幸运飞艇现场播报 安徽11选5最新开奖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诀窍 金牌三个半波中特 广东36选7好彩一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