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哭笑不得,他捏了捏眉心,低聲道,“沒事,打你的去

   日期:2020-03-05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祁醉看著彈幕忍不住笑了,粉絲多就這樣點兒不好,一言不合就是一場撕。祁醉最不怕的就是這個,但自己被撕是一回事,于煬和其他野
 祁醉看著彈幕忍不住笑了,粉絲多就這樣點兒不好,一言不合就是一場撕。

    祁醉最不怕的就是這個,但自己被撕是一回事,于煬和其他野男人攪在一起被撕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   最近祁醉練習賽打的少,也沒再去禍禍于煬的直播間,官方cp有點不穩固,邪教又出來了。

    祁醉甚至可以忍受別人YY自己和卜那那,但就是不能忍她們YY于煬和別人。

    祁醉輕彈了一下麥,直播間里“嗡”的一聲,彈幕瞬間安靜了許多。

    “Youth消失了去了哪兒……我告訴你們。”祁醉偏過身看了看于煬,于煬戴著耳機,正在入神的單排,祁醉估計他聽不見,轉回身子,嘴角微微勾起,“那四個小時,他在我桌子底下呢,怎么了?”

    彈幕當機了幾秒后,瘋了一般炸了。

    祁醉關了彈幕助手,喃喃,不當人是真他|媽的爽。

    祁醉起身拿了瓶礦泉水,擰開喝了一口……

    于煬摘了耳機,茫然看向祁醉:“隊長,你桌子下怎么了?”

    祁醉嗆了下。

    “彈幕刷的好快,說讓我看看你桌底下怎么了。”于煬真的起身走過來,“哪兒壞了?我跟你換換機位?我用壞的……”

    “沒有沒有沒有……”

    不知是不是因為嗆著了,萬年不遇的,祁醉這個老流氓的耳朵紅了。

    “你怎么……”祁醉磨牙,“什么都信……”

    于煬呆呆的。

    祁醉壓抑的深呼吸了下:“離我桌子遠點,別讓我想多了……。”

    于煬愣了下,忽而想起賀小旭說過祁醉的鍵盤誰都不能碰,忙自覺讓開了。

    “不是這個,你隨便碰……”祁醉哭笑不得,他捏了捏眉心,低聲道,“沒事,打你的去,別老看彈幕,影響發揮……”

    于煬不明所以,但祁醉的話是要聽的,他點點頭,回到自己位置上,繼續打游戲。

    祁醉打開直播助手,看著笑瘋了的彈幕,低聲罵了句臟話,關了直播。

    祁醉念了幾句清心咒,打開游戲客戶端,也開始單排。

    一刻鐘后,于煬一局游戲打完,又點下了“準備”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利用猴子来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