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從端木緋話中的那個“都”字聽出了她的言下之意

   日期:2020-03-04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平日里,來凝露會的閨秀們多是互相品鑒琴棋書畫,卻也沒人輕易把切磋較量什么的掛在嘴邊,畢竟這若是輸了總是有損顏面。就算偶有
 平日里,來凝露會的閨秀們多是互相品鑒琴棋書畫,卻也沒人輕易把切磋較量什么的掛在嘴邊,畢竟這若是輸了總是有損顏面。

    就算偶有姑娘為了一顯才藝與人切磋,那也不會是一個府邸出來的姑娘,這若是自家人較起勁來,贏了不光彩,輸得太慘卻丟的是自家的臉面。

    姑娘們大多也知道端木綺和端木緋是隔房的姐妹,但終究都是姓端木,府里的事卻要鬧到外頭來,也委實可笑。

    不少姑娘暗自交換著眼神,這畢竟是人家府里的事,她們也樂得看好戲而已,茶余飯后多個話題也好。

    端木綺又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傻子,當然能感受到這些姑娘們異樣的神情與眸光,但是她顧不上了,她想要趁這個機會一舉把端木緋踩到谷底,讓全京城都知道她不過是一個一無所長的傻子,讓她這輩子永遠也不能翻身,方能解她心頭之怒!

    端木綺看向了端木緋,故作風度地問道:“四妹妹,你意下如何?”

    “我‘都’聽二姐姐的。”端木緋笑瞇瞇地回道。

    見她們倆沒有異議,涵星就吩咐身旁的一個藍衣宮女道:“從珍,你去和聞二公子說說!”

    藍衣宮女立刻就領命下去了。

    至于其他姑娘的表情就顯得意味深長多了,她們一下子就從端木緋話中的那個“都”字聽出了她的言下之意,暗暗地交換著眼神:也就是說這場比試是端木二姑娘提出來的。

    一時間,氣氛有些微妙。

    曾三姑娘一向以端木綺為尊,撫掌笑道:“綺姐姐的畫一向令我自嘆弗如,不知綺姐姐今日打算畫什么?”

    端木綺朝四周掃視了一圈,含笑地指了指那琴聲傳來的方向道:“那我就畫一幅舞劍圖吧。”

    她本來更擅畫花魚,可是今日有眾位姑娘帶了牡丹圖來,且各有特色,牡丹繁復精細,不適宜速成,還不如就地取景,也容易打動在場之人!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利用猴子来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