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

為何隱隱的殺意,只想沖著向來放蕩不羈的小賀王爺

   日期:2020-02-24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慕北湮雖是無賴貴公子,身手頗是不弱,避開小壞襲擊倒不困難,但阿原也已趁勢甩開他,笑嘻嘻地袖手觀戰。小壞雖占不了便宜,翅膀
 慕北湮雖是無賴貴公子,身手頗是不弱,避開小壞襲擊倒不困難,但阿原也已趁勢甩開他,笑嘻嘻地袖手觀戰。

    小壞雖占不了便宜,翅膀掃過茶盞,在攻擊慕北湮時便帶出一串串的水珠,很不客氣地甩了慕北湮一頭一臉。

    阿原的屋子雖齊整,到底不算大,如今一下子擠了七八個人進來,早顯得狹仄異常。

    景知晚早已退開數步,冷眼旁觀,目光卻始終不曾離開慕北湮握向阿原的手;待阿原召來小壞作弄慕北湮,這才緩緩轉過眼,若無其事地撫弄食指和拇指間的薄繭。

    那是長期練劍的人,才會留下的薄繭。即便此刻雙足不便,他依然可以出劍如電,擊向對手。

    可惜,他似乎并不知道誰是對手。阿原嗎?為何隱隱的殺意,只想沖著向來放蕩不羈的小賀王爺?

    其他如李斐、朱繪飛等抱著頭閃到一邊,拘于身份不好說什么;謝巖則留意著阿原的神情,沉吟不語。

    正鬧騰得厲害時,忽聞得床榻邊有人高吼道:“滾出去!”

    眾人愕然,連小壞都驚得歇回阿原肩上,歪著腦袋看過去。

    一路執著地跟過來的朱繼飛定定地站在床榻前,雙目通紅,啞著嗓子叫道:“出去,都出去!不要吵她!”

    他的言行,已全無往日的溫文爾雅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利用猴子来赚钱